浙江奉化修水库致供水不畅 水龙头流出蚂蟥青苔

“这水还要喝多久?”水库要修一年,村里1000多户居民的用水成了问题,水龙头里要么没水,要么流出来的水水质很差。

11月16日,一则关于奉化市裘村镇应家棚村村民饮用水不干净的帖子引起了网友关注,帖子称因为村里要修水库大坝,水库水已经放干,村民日常饮水受到了很大影响。

按工期,水库还有半年才能竣工,村民们说,大家能理解,甚至也接受三天两头来次水的现实。村民希望能早日解决一下水质问题,毕竟,每天要做饭吃啊。

□记者 方磊 文/摄

村里人说用水

水质

龙头流出的水里

有蚂蝗有青苔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奉化市裘村镇应家棚村。

午后,村道上几乎没什么人,在村子里一家小卖部,记者看见有几位村民坐着聊天,走上前和他们搭话,问问水的问题。

“没有水,现在就没有!”小卖部老板说完立即起身,在她旁边有个水龙头,用手一拧果然没水,“也就隔几天来一次,每次一个小时,水量都很小。”在水龙头旁边,记者看见一个塑料水桶,里面有半桶水,仔细瞧,水面上浮着不少类似青苔的颗粒。

“怎么会这样,这样的水能喝吗?”记者问。

“不能喝还能怎么样,没办法的,现在村里修水库,已经断水一年多了。”小卖部老板无奈地说,“现在还好,冬天也不需要每天洗澡,今年夏天的时候,我们都要去邻村挑水。”

“村子里很多人都生病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不干净的水。”一位姓杨的女士对记者说,“前几天来了一次水,水龙头里竟然有蚂蝗!”杨女士说,这样的情况不止在一家出现过。

水量

二十多平方米蓄水池

为上千户村民供水

小卖部门口,60岁的应师傅拉着记者,要求跟他去家里看看。

在应师傅家的院子里,记者看到一个大水缸,旁边还有三个水桶。“我经常要去山上挑水的,缸里的水可以用上个几天。”

应师傅说,自己挑的水都是从山上取的,去邻村“借”水太麻烦,相比之下他更喜欢自力更生。

“我带你去蓄水池和水库看看。”跟着应师傅,记者来到距离村子不远处的蓄水池。

这是一个用水泥砌成的小池子,大小有二十多平方米,池子里仅有半米深的水,水面上漂着不少树叶还有苔藓类植物,水底一层厚厚的青苔。在池子一侧上方,有个小型沉淀池。应师傅说,这里的水是山上溪水还有雨水汇聚过来的。

“我们村子里1000多户人家,都是用这个池子里的水,你想想够用不,两三天水龙头里来次水已经算好的。”应师傅说夏天的时候遇到太阳暴晒天气,根本蓄不了水,修水库是好事,村民都理解,“我们只想确保有水用,能喝上干净的水。”

这是有原因的

水库漏水

必须要进行加固改造

随后,应师傅带记者前往村民口中说的水库,清凉寺水库。

施工队正在修理水库两侧引水渠,铲车忙得热火朝天。一位姓沈的男子从工地里走出,他也是住村子里的,这段时间他就在工地里打工。得知记者身份后,他带着我们爬上了水坝。此时的清凉寺水库,只有水库底还有几摊泥水。

沈师傅告诉记者,水库是因为漏水才要修理的,“前几次台风,这个水库有好几次漏水情况,我们村里就向水利局申请修复,这才动工。”

这个水库有近50万立方米的蓄水量,由于年代久远,水库已经到了“疲惫不堪”的状态,沈师傅他们的工作就是对水库进行加固改造。

保证质量

工程要明年才能完工

水库工程何时完工?记者询问了莼湖水利站副站长牛霄飞。

“工程招标是去年10月份开始的,本来是去年年底就要进场施工,但考虑到村民过年用水,我们就把工期往后推迟了,直到今年3月20日才进的场,预计是明年五月底六月初完工。”牛霄飞说,目前水库正在进行防渗修理工作,已经完成了65%-70%。考虑到村民需求,他说可能会提前两个月完工。“但我从专业角度出发还是不建议提前完工,因为我们首先要保证工程质量,欲速则不达,这是关系到下游村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大事情,不能一味地只求速度。”

镇政府解决问题

督促工期进度

做好消毒工作

村里修水库,水库里的水被放干,村民供水得不到保障,这或许可以算得上是无奈之举,但在这段可以说是“特殊时期”的一年时间里,村民的日常饮用水是否得到了起码的安全保障呢?

记者就这一问题采访了奉化市裘村镇政府党政办主任吴哲,她告诉记者,镇里对应家棚村村民的饮水困难情况是知道的,镇政府正抓紧督促工期的进度。

“我们会做好跟水利局的对接工作,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下抓紧完工。我们也只能利用现有的水源来保证基本供水需要。”吴哲说,原先村子里有个老水库,叫大岙水库,因为蓄水量小很早就没在使用了,自从断水后,村里已经将大岙水库重新修理,配合村子里的蓄水池一同为1000多户村民供水。“但这个老水库也经常干涸,所以我们镇里还准备了其他应急预案,要是水库和蓄水池都没水了,村民可以去附近的杨村和黄闲村两个村子取水。”

对村民目前的饮水安全问题,吴哲说:“我们会向村民做好宣传工作,不要去饮用没有消毒过的水。另外蓄水池的消毒工作我也会跟我们农业镇长汇报,来讨论如何解决。”


普京:G20,再见!爷不玩了

在中国的习大大和彭阿姨开开心心吃大餐、逗考拉的同时,也有哥们在澳洲过得没那么舒心,甚至连龙虾都没吃就回去了。没错,岛君说的就是咱北边邻居的老大,弗拉基米尔·普京兄。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吗?怎么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说闹掰就掰了呢?


不需要谁居高临下教老师讲课

《辽宁日报》策划的一组致信中国高校教师、让教师们“别在课堂上抹黑中国”的报道,引发了热烈的舆论争议。这封长长的来信批评一些高校教师缺乏理论认同,用戏谑的方式讲思想理论;缺乏政治认同,追捧西方三权分立;缺乏情感认同,把生活中的不如意变成课堂上的牢骚。


弃北大读技校还原了教育价值

感谢周浩用他一个人执拗而成功的成长经历还原了技能教育之于人生、之于社会的价值所在,这件事,让我国技能教育长足了面子。长期以来,读大学是许多家庭最信赖的成才模式。但是,如果北大清华之路不是青年人喜欢和认同的道路,即便是再体面,在内心里也可能是痛苦不堪的。


避免婚姻悲剧丈母娘大人必读

这样的丈母娘就忘了一点:您闺女的幸福是她自己的。闺女的后半辈子靠的是爷们,不是老娘。儿孙自有儿孙福,您闺女真的离婚改嫁,或者天天这日子过得跟饭馆里的菜——老炒(吵)着,这就幸福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