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4年前曾承诺96%公路免费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稿开始向社会征求意见,拟对高速公路实行长期收费。主要内容为:政府收费高速公路偿债期拟按实际偿清债务所需时间确定,不受期限限制,各省实行统借统还;特许经营高速公路经营期一般不超30年,届满后与偿债期政府收费公路统一收费;偿债期、经营期结束后,高速公路实行养护管理收费。(7月21日《人民日报》)

去年底,很多地方无视沸腾民意,擅自延长到期收费公路收费年限;彼时,舆论曾愤怒地拿起法治理念与契约精神的大棒,斥责高速公路延期收费是“有权就任性”。奇怪的是,交通部门却并未对此采取任何纠正动作。现在回想起来,原来是早就有了对高速公路实行长期收费的打算,相关部门是在拿尚未通过的新条例的尺子,丈量现行条例下的违法行为。

又想起来,前不久公布的2014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收支平衡结果为负1571.1亿元,而2013年度这个数字仅为负661亿元。仅过一年时间,收费公路亏损就扩大了两三倍。在此背景下,神奇的A股路桥企业竟没一家因为亏损戴上ST的帽子!虽然收费公路亏损数据遭到舆论质疑,但相关部门并不准备告诉公众,这些巨亏都落到了谁的头上,又具体体现为哪些可见的现象。现在回想起来,不断扩大的亏损数字,大概也是在为长期收费新政“预热”吧?

现行《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明确规定: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届满,必须终止收费。政府还贷公路在批准的收费期限届满前已经还清贷款、还清有偿集资款的,必须终止收费。两个“必须终止收费”,并不存在任何例外情况。现在倒好,部分收费公路刚刚进入到期免费的当口,马上翻篇来了个“拟将长期收费”,这该让公众怎样去想?可以理解为说话不算数吗?在依法治国的维度上,耳光响亮的新法彻底否定旧法,算是“科学立法”吗?

先是特许经营高速公路“经批准可以超过30年”;完了之后,被政府收回,与其他政府收费公路统一收费;再完了之后(最后一条政府收费公路也被“统借统还”结束),长期实行养护管理收费。——这样的安排,也许有通过经济手段限制高速公路车流,让高速公路继续保持高速的考虑;但是,无论是美国的例证,还是国内现有那些已经免费通行的高速公路,似乎并不支持这个长期收费的理由。

又或者,高速公路长期收费是要支付养护管理成本。可是,我们关于汽车的税收难道还少了吗?特别是其中的燃油税,难道不就该专用于此吗?收费公路长期收费,到底是养人还是养路?如果高速公路实行长期收费,应否有一本及时更新且对外公开的明细账,让公众知道每条路的建设成本、运营成本和还贷情况?退一万步说,既然实行长期收费,高速公路为何还要过一道商人的手,直接全部搞政府收费公路即可,何须先按特许经营公路收费30年?

不收费公路将占全国总里程96%以上——这不是痴心妄想者的信口雌黄,这是交通部四年前对国民的庄严承诺。对照《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稿中高速拟将长期收费的条款,公众很想知道,四年前的承诺还算数吗?如果算数,相关部门到底准备怎样去兑现?——高速拟将长期收费的消息甫一公布,A股路桥企业立马应声大涨;而我第一时间在脑海浮现的,是肥水四溢的高速公路长期收费,不会又要“引诱”一批受不住诱惑的官员吧? (舒圣祥)

(原标题:高速长期收费后96%免费承诺咋兑现?)

编辑:SN18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六六维权击中电商服务软肋

无论大V还是普通消费者,他们赖以维权的本不应是人脉,不应是粉丝数量,而应该是规则,是法律。这也提醒我们的监管部门,要依法加强对电商平台的管理和约束,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维权渠道,唯此才能打造一个“人人权利平等”的网络购物环境。


北京大妈和\”事儿妈\”的不同

北京大妈所以很事儿,首先缘于她们的热心肠,那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该管的要管,不该管的也得问问,用老百姓话说那就是“没拿你当外人”。您别说街里街坊的了,就是我,一个记者,跟受访的大妈能有几回接触啊,但说不了几句话,这大妈们就开始问“你结婚没有啊”……


呼格案错案追究不能虎头蛇尾

呼格案真相大白后,原公安方面的专案组组长被撤职并被逮捕了;但检察院和法院方面,岂能这样不明不白地轻松过关。特别是法院,作为“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对呼格案的最终处理,可谓殊为关键,对呼格吉勒图的被冤杀,负有不可推卸的重要责任。


古巴与美国建交:历史老人笑了

古巴很小,与美国相比,似乎很弱,也很贫穷。但小与大、强与弱、贫与富,所有这些在历史老人的掌中都有着辩证发展的回旋空间与时间。在古巴的坚韧面前,禁运、制裁、颠覆、控制一筹莫展。孤立人者变得愈发孤立。历史老人青睐的是民心,民心不喜欢霸道与强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