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民警连值3天班猝死检查站 曾一眼识别毒贩

派出所任职兢兢业业检查站“戍边”一眼识出瘾君子主动替岗坚守至最后一刻密云警官王继稳—— 连值三天班他倒在检查站

一个多月来,本市先后有两名民警因公殉职。

端午节当天,市交管局中心区支队三中队年仅31岁的交警曹毅不幸牺牲。昨天我们报道了他的事迹。就在8天后的下午,密云县公安局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46岁的中队长王继稳,在连值三天班后猝死在检查站。

人物简介

王继稳,1969年3月出生,1989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生前任密云县公安局巡警大队战勤中队中队长,自2015年3月起履行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中队长职责。

今年6月28日下午,连续值了三天班后,密云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中队长王继稳倒在检查站,年仅46岁。

26年的从警生涯中,王继稳没有侦办过一起惊天大案,也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始终是名默默无闻的一线民警。但他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和奉献,守卫着首都的东北门户。

“老王清清白白地做了一辈子警察”,这是妻子给他的评价。

主动替岗让同事陪孩子中考他却累得倒下了

巡警队民警李宝春怎么也没想到,6月22日上午的晨会,竟然是他和队长王继稳的最后一次对话。

“当天晨会后,队长找我主动提出替一天勤务,说孩子‘中考’是一辈子的大事儿,你踏实回家陪孩子。”李宝春挺意外,因为他并没有主动请假,队长居然还记得这事儿。“大伙都不能接受,队长怎么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李宝春哽咽地说。

从那天上岗到6月28日下午离世,王继稳连续值班三天。检查站辅警陈伟南回忆,28日中午12点,已经站岗4个小时的王继稳让他去买了一瓶速效救心丸,下午2点多还下楼嘱咐向局里交材料。

晚饭时王继稳没有下楼,大家以为他连续值班太累就没有叫他。可直到晚上6点半仍然没有见到王继稳,陈伟南直接来到宿舍,才发现他已经不省人事了。“他就像睡着了一样,只是药瓶倒在枕头旁,可能是想起身拿药,却直接倒在了床上”,陈伟南回忆。

日常工作粗中有细“神眼”识出吸毒人员

密云县地处北京东北部,东、北、西三面群山环绕,自古就是交通要道,有“京师锁钥”之称,历史上涌现出不少戍边把口、守卫家乡的英雄人物。

王继稳是地地道道的密云人,从小听着那些英雄人物的故事长大,他身上也有一股尽忠报国的精神。“热情、豪爽、身材魁梧”,是同事对他的直观印象,但接触下来,大家发现“粗犷”的外表下他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他是一个特别注重细节的人,到检查站后执勤着装、姿势、内务都是管理的重点,有保安穿着拖鞋进食堂肯定被他批评”,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副中队长张士儒回忆,“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后来发现这种精细化管理确实有助于工作”。

张士儒清楚地记得,今年5月的一个下午,一辆福建牌照的SUV轿车开进检查站,民警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准备放行,王继稳却拦下车,让民警对司机及随行男子进行尿检。

结果出来后大家吃了一惊,二人尿检均呈阳性,显示刚刚吸食完毒品。审讯中两人对吸食毒品的事实供认不讳,并说过检查站时做了“精心准备”,没想到还是被查出来了。

事后大家都夸王队有双“神眼”,他不好意思地说“就俩字儿——‘细心’”。原来他核对这俩人身份时发现他们来自同一地区,而当地是吸食毒品的高发区,他又暗中观察了会儿,发现两人言谈举止确有些异常,便让民警作进一步检查,结果抓住了两名吸毒人员。

【回忆】

村民:这么多年咋就没能留他吃顿饭

王继稳常说:“我就是老百姓,我最知道老百姓的需求是什么”。从警以来,他经手的案子能做到案发即破,跟他平时打下的良好群众基础有直接关系。他和辖区群众打成一片,三轮车夫、工地农民工、出租车司机……都是他的朋友,大家都说他为人谦和,愿意为他破案提供线索。

距离密云县城东北40多公里外的冯家峪镇西庄子村是王继稳几年前曾经工作的地方,不少村民都记得这位满脸笑容的派出所副所长。

49岁的村支部副书记刘长保得知王继稳去世的消息后泪流满面。他说王所对辖区群众真是没说的,谁家有事儿找到他他必定全力以赴帮忙,尤其是对辖区里的几个精神异常病患投入了更多的精力,“他们几个犯病时,有的砸家里东西,有的离家出走,有的乱打人,谁都控制不了,只有王继稳的话他们才听”。

2009年7月的一个晚上,村民张大爷向王继稳求助,他女儿小丽因为恋爱问题受刺激精神有障碍,当天不知什么时候又离家出走了。原本当天在家休息的王继稳二话没说,驱车40多公里赶到张大爷家,和小丽的亲属挨家挨户找人,甚至找到百公里外的小丽的学校,最后终于在一个同学家找到了小丽,当时已经是凌晨5点多。

“每次留他在村委会吃饭,他都说所里有饭,把事儿办好就回去。我现在很后悔,这么多年咋就没能留他吃一顿饭呢?”村民冯大虎哭着说。

同事:去救火他冒险抢出气罐

“我们前后脚到派出所的,5年的时间相处得像亲兄弟”,时任冯家峪镇派出所所长的梁满红说。2014年除夕夜,俩人在辖区巡逻,突然间接到村民报警,距离派出所40公里外的南台子村民家中着火了,木质房屋中有煤气罐,情势十分危急。

王继稳开着警车一路狂奔,40分钟的路用了20分钟就赶到。刚停车,王继稳抄起灭火器就冲向居民家中,两米多高的火焰中王继稳冲进去搬出了煤气罐。

在冯家峪派出所工作期间,王继稳参与查处了300多起治安案件,调解民事纠纷200多件,无一例被投诉。

【家人】

妻子:他清清白白地当了一辈子警察

在农村,警察是让人羡慕的职业,但在王继稳的妻子姚春文眼里,自己的警察丈夫除了常年不在家,没给家里带来任何好处。

王继稳的家在密云县城一街新村,红砖黑瓦三间平房。家中十多平米的客厅除了一个用布套罩住的老式沙发、一台25寸康佳牌彩电、一个茶几,再没有其他家具。墙上返潮留下的痕迹被妻子用纸粘上。

因为没有积蓄,俩人结婚时的沙发和床是从家具店赊来的。“就是看上了他人品好,才嫁给他。”姚春文说。

2000年5月,姚春文下岗了,王继稳成了父母妻儿五口人的经济来源。当时已经是副所长的王继稳,没利用关系给妻子找工作,有人主动给她介绍工作也被他拒绝。姚春文不理解,自己老婆下岗你光荣?王继稳告诉她不能欠这人情债。慢慢地,姚春文理解了丈夫,不再提找工作的事。

姚春文说,“别人是以家庭为重,老王绝对工作第一,清清白白地做了一辈子警察”。她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全家难得一聚时,王继稳接到单位电话二话不说就走。

“家人生日基本没一起过过,结婚20多年他只在家过了两次春节。他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退休时能攒够钱买一辆商务舱,带着老人孩子去旅游,把这些年亏欠的补回来。”姚春文哭着说。

儿子:崇拜他毕业回密云当警察

王继稳的儿子王赫如今是警院大三学生,父亲的突然离世让他一下子觉得自己不再是个孩子。高考时他想报传媒大学,父亲坚持让他考警校。他不同意,他太了解民警的辛苦了。王继稳带他处理纠纷,他看到工作中穿着警服的父亲,妥善化解矛盾获得群众的赞誉,心里发生了变化,最终也选择了警校。

“他生前我不好意思开口,但我从心里崇拜父亲,等我毕业了也要回密云当警察。”王赫说。

文/通讯员胡爱华吕品璋记者唐宁王子薇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哪里纳税,户口就应该在哪里

当户口充分放开时,当坚守数千年户籍制度的基本原则户籍跟随纳税时,人们并不会以获得户口为主要价值取向,而首先会以自己的工作、生活为价值取向,哪里适合自己工作、生活就去哪里,并不会失去基本理智,只想着到上海、广州这样地方去颠簸。


马德里地标为何拒被万达推倒

城市的文脉在大拆大建的城建运动中不断趋于断裂。留不住历史的根,没有了文化的魂,城市徒剩华丽的空壳,也失去了它的魅力。更让人无奈的是,尽管社会声嘶力竭地呐喊,但城市的历史文化遗产还是不断在大拆大建中土崩瓦解,不断从城市居民的记忆中消失。


真人秀节目该回到正道上了

在我看来,时下的不少真人秀节目有点偏离了娱乐节目的本质,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了“闹剧”。嬉闹有余,原创性不够,主要靠购买甚至盗版国外同类节目。有的节目,甚至格调不高,招致公众的不满。真人秀节目不是这个时代不需要,而是我们的节目主办方走偏了路子。


“三省吾身”周本顺

7月24日下午18:10,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意味着,一位现任省委书记落马,这种情况,比较少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