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中院猥亵儿童案暴增 认定存在困难量刑偏轻

关注儿童性侵案·认定难

广州中院相关法官指出,目前猥亵儿童罪在司法审判中还存在认定困难的问题

专题采写:新快报记者 周聪

近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强奸女学生的罪犯王勇执行了死刑,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犯强奸罪、抢劫罪、猥亵儿童罪、强制猥亵妇女罪的罪犯胡存彪执行死刑。

这两起死刑案件再次为人们敲响警钟。在广州,未成年人、儿童受到性侵害的情况又是如何呢?广州中院主审过多起猥亵儿童案件的杨毅法官在接受新快报记者专访时指出,目前猥亵儿童罪在司法审判中认定困难的问题。

现状

广州中院相关案件暴增

究竟有多少儿童遭受过性侵害?总体数据目前未被公开,不过一些机构发布的数据可作参考。比如,在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儿童安全 基金“女童保护”项目发布了《2014年儿童防性侵教育及性侵儿童案件统计报告》,报告显示,2014年以来,性侵儿童的恶性案件在全国各地呈持续高发状 态,随着社会各界和舆论对儿童安全的关注度大幅度提升,媒体曝光案件数量急剧攀升。2014年被媒体曝光的案件数量多达503起,平均每天曝光1.38 起,是2013年的4.06倍。

新快报记者从广州中院了解到,该院的受理猥亵儿童案从4年前就开始暴增。不过,杨毅坦言:“最终进入司法程序的只是实际受侵害案件的冰山一角。但这些数据都说明关注儿童安全的高度必要性。”

审理 陈述难详细致认定困难

杨毅指出,目前猥亵儿童罪在司法审判中存在认定困难的问题。难在“报案材料”,即被害人的陈述不详细。杨毅表示,猥亵案件具有隐蔽性,需要的证据包括被害 人报案陈述,被害人伤情鉴定或就医记录,被告人的供述,父母亲的证言等。如果被告人否认有实施猥亵行为,通常很难认定,除非有视频监控录像、目击证人等直 接证据予以证实。

不过,杨毅认为,儿童受害者的陈述应与普通的成年人有所区别,“受害儿童可能不能正确表达,但是其对于疼痛感、造成其疼痛的人有足够的认识能力,小孩只要 能说出来是谁做的,在哪里做的,大概的时间就够了。要求她像成年人一样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完完整整表述出来是不可能的,反而不可信。”

惩处 受法规约束量刑都偏轻

“我们在审查猥亵儿童的案件中发现一些问题,重要的一点是,量刑上偏轻了。”杨毅法官告诉记者,猥亵儿童罪量刑能达5年以上的只有两种情形,一是聚众实 施,二是在公共场所实施。“规定的这两种情形太过狭窄,如果没在公开场合,没有聚众,即使猥亵一百个儿童,法官最高也只能判到五年。”

另外,即使属于判处五年以内有期徒刑的情况,也常常出现量刑过轻的案件,但由于受“上诉不加刑”原则的限制,即使二审法院认为一审量刑过轻,二审也不能加重对上诉人的处罚。杨毅称,尽管法官普遍认为猥亵儿童案量刑偏轻,但检方因此提出抗诉的案件只是极少数。

色狼骑车物色目标 至少三次实施猥亵

案例一

刘友刚现年37岁,有猥亵儿童的前科。2011年5月,他来到番禺一家饲料厂工作,作案时,总是骑一辆自行车在村街巷口晃悠,四处寻找没有成年看护人在身边的女童。

2011年7月10日上午9时许,刘友刚骑自行车到番禺区沙湾镇紫坭村某直街某号出租屋,进入屋内对被害人安安(案发时8岁)进行猥亵,后骑车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安安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处女膜破裂。

2012年10月7日上午9时许,刘友刚骑自行车到紫坭村某大街某号出租屋,将独自在家的被害人敏敏(案发时8岁)强行拉到出租屋大院的公用厕所里进行猥亵。后敏敏哭喊,群众闻讯赶至,刘友刚遂迅速骑车逃离现场。

同年11月18日7时许,敏敏及其父亲在紫坭村市场附近发现刘友刚,将其扭送至公安机关。敏敏报案时称,被刘友刚先后猥亵过两次,第一次是6月份,因为姑姑刚好回家,刘友刚的猥亵行为未得逞。

一审时,刘友刚当庭供认先后两次对两名女童进行猥亵的犯罪事实。番禺法院认为,考虑刘友刚当庭自愿认罪,判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宣判后,番禺区检察院抗 诉认为,刘友刚有显著犯罪人格,缺乏真诚悔意,具有较强的社会危害性,情节恶劣,被害人身心遭受巨创,危害后果严重,一审判决量刑畸轻。

二审时,杨毅是该案的主审法官,他发现刘友刚的妻子口供证实,刘友刚曾在佛山顺德区沙湖市场附近,将一名女孩拉到附近的小树林欲行侵犯,被人发现并被抓获。后其妻子提出刘友刚犯有精神病,经与被害人家属协商并赔偿,取得谅解而未被判刑。

杨毅指出,刘友刚至少实施了三次猥亵儿童的行为,是多次猥亵,但证据不充分,公安机关也没有指控。二审考虑刘友刚是惯犯,而且在侦查阶段一直否认犯罪,直至一审庭审时才对所犯罪行予以供认,认罪态度不好,应从重处罚。

《刑法》规定,猥亵儿童罪没有特殊情形的,最高刑只能判5年,刘友刚案二审法院改判了4年半,基本上是顶格判刑。

视频监控消失一分钟 幼儿园门卫性侵女童

案例二

现年65岁的银世全,是广州某幼儿园聘请的保安,认识的人都叫他“银叔”。2012年10月23日8时40分许,银世全在幼儿园门口,从家长手中接过迟到的欣欣,并将欣欣送往课室后返回值班岗位。其间,银世全在视频监控中消失近1分钟。

同日及24日晚上,妈妈在帮欣欣洗澡时,欣欣均表示阴部疼痛,称被幼儿园门口的叔叔用尖尖的东西弄了阴部,家长遂怀疑欣欣在幼儿园被性侵。26日早上,家属到幼儿园了解欣欣疑被性侵一事,后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其间将银世全头部打伤。

银世全牵着欣欣从监控录像中消失到独自一人重新出现,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这成为一个争议的焦点,一审认为其很难完成猥亵的动作。但二审期间,杨毅与书记 员一起去到幼儿园,意外发现这个幼儿园非常小,占地面积只有300平方米左右。经计算,从门口到教室不到10米路程,拐一个弯,20秒就足够来回了。杨毅 认为,中间有一二十秒的时间,足够完成猥亵动作。

该案从银世全被羁押到一审判无罪,再到二审改判有罪,历时将近两年。2014年8月4日,银世全被广州中院二审改判有罪,判刑1年6个月。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习总访美首站为何仍是西雅图

与华盛顿特区和纽约等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美国城市相比,西雅图并不是十分有名气,但是在很多方面,它却是与中国联系最为密切的美国城市。波音飞机、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星巴克咖啡、亚马逊网购等已经成为不少中国人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南京街头老外拳脚打在谁身上

这名叫做马克的老外,人还在警方那儿“后悔”着,很多中国的网友反过来给他点赞了。这是一种由茫然无知、进而演化成盲目崇拜的一种社会病态。中国人在物质上站起来了,但一部分人离精神上真正的站起来,还有着很远的距离。


稿子好不好?关键看领导!

从心底讲,我是真心期盼作风转变的清风正气吹来“短实新”,吹散“假大空”。但是,结果还是应了那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的现实依然是:“讲话不离稿、汇报不脱稿、座谈不舍稿”。


谁来向“坏老太”说声对不起

“坏老太”的逆袭给了很多人一记响亮的耳光,也给了人们自我反思的机会。在这个时候,人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一个个佐证冷漠合理性的“坏老太”,而是一个个还原了的普通老人家,他们是我们的祖辈、父辈,是未来的我们自己,是必须义无反顾搀扶起的社会良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